有没有彩色当日玄机,34332红双喜开奖资料,六合金多宝主论坛

求一个PIA戏本子或者小说情节。

2019-03-10 20:07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3-08-04展开全部颐馨:(笑声)(语速放慢,风情)今晚的月色真好,是不是?候爷?(笑意)你看你,手不能动,脚也不能动,连喝一杯酒都弄成这样……(娇嗔)可怜啊,半点都不象当年那个起兵乱世、诛杀四王匡扶皇室的鼎剑候。

  梅霓雅:(笑意)妹妹真是有趣,明明知道他什么都听不见了,还这般逗他?早知如此,当日夺宫之时,何必下那么烈的毒把他变成废人呢?还剔了手筋脚筋,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叹气)偏偏妹妹却又心软,留着不杀。

  颐馨:姊姊莫笑奴家了……奴家见过的风浪太多,已经是惊弓之鸟,哪里敢大意半分?(斟酒)鼎剑候是何等人?不止你们明教,甚至大胤国都差点落到他手里!若不是我曲意逢迎、隐忍多年,如何能得来机会和姊姊坐在此处喝酒赏月?不把他弄成这个样子,我卧榻之上,又怎能安心?

  梅霓雅:留着他终究是个祸患。何不早日解决?莫非妹妹衾枕承欢多年,舍不得了?

  颐馨:(娇笑)舍不得?呵呵……姐姐可真爱说笑。(沉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忠于鼎剑候的人还没死绝呢,中原的军队十有六七效忠于他,万一激起哗变可是大大不妙。别的不说,敦煌城中手握十万大军的高连城,不就是出自鼎剑候门下?

  梅霓雅:(语气中透出些许的恨意)不错,高连城英明勇武,用兵不在其兄舒夜之下,的确是个心腹大患——父汗连年出击,都被他挡了回去。

  颐馨:高连城也就罢了——多亏你父汗围攻敦煌,此刻西域吃紧,他就算知道了,也还不顾得帝都这边。

  颐馨:斯远死活都不肯让我杀了他……大约还念着旧情。(若有所思)我也不好和他撕破脸——毕竟用得着他的地方还多着。

  梅霓雅:(语气中颇有不解)也真是奇怪,当日拜倒在妹妹石榴裙下,不惜叛了主公的是他;夺宫之时献计献策、一举定江山的也是他——妹妹你还许了事成之后便下嫁,将大胤江山与他共享。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要顾惜鼎剑候性命?

  颐馨:斯远说留着鼎剑候,可以一步步吸引散布各地的余党前来,便于一网打尽。其实我想,他大约是心里有愧吧?他跟了鼎剑候这些年,毕竟有情分在——他若是斩钉截铁的要置其于死地,反而有点说不过去。

  张驰:「当然是洗涤心灵,可以彻底无视你!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的关系,林初怎么会拒绝我?!」(愤慨地一拳揍向森英)

  张驰(用力擦着泪水,嘶哑):「你想去哪里,你要去哪里!都不关我的事!你和安德烈私奔,我还高兴呢!」

  森英:「他是模特儿,我不会和工作上的伙伴发生关系,这点,你可以问任何一个人。」

  森英(斩钉截铁):「不行。」(环抱住他的腰,直接压倒在榻榻米上)「你这个样子冲进来,就是在诱惑我吧?」

  森英:「这种时候,才装出一副小孩的样子吗?」(森英热情地吻着张驰的额头)

  森英:「小驰,我只爱你一个。」(喃喃道)「比任何人都爱你。」「就算你不要,我也不会放你走。」

  绿 翘:师父!你不好好在床上修养,跑到花圃做什么?哎呀!好端端的花怎么被糟蹋成了这样?!

  绿 翘:这明明是茉莉花,哪是什么杂草?正含苞欲放呢,都被师父你当作草锄死了,真可惜。

  绿 翘:花事自然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牡丹谢了正是茉莉妖娆,只有这样咸宜观的花圃才不会因谁的凋零而寂寞。

  鱼玄机:呵呵,说的好,咸宜观从不寂寞,寂寞的向来只是鱼玄机……我就如这院中牡丹,一年年盛大绽放,却始终等不到那个可以折花的人。

  我等了他三年……不,是三年又三年……六年、七年、八年……我等了多少年?我到底等了他多少年?多少年?

  鱼玄机:绿翘!你说我到底等了他多少年?!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走时我种下一院子的牡丹……开了又谢了……现在牡丹的花期就要过了……他在哪?他在哪?飞卿……飞卿……

  鱼玄机:对!他一定会来的!我这么爱他……我等了他那么久……他一定会来的……快!绿翘!快帮我把别的花草就铲掉!乱花迷人眼!我怕他被迷住眼睛,找不到我!快帮我!我不要他看到别的花!他只能看我,他只能看我一个!

  鱼玄机:好绿翘,师父求你,你去死好不好?师父把整个咸宜观都给你……你不要和我抢飞卿……绿翘,我的好绿翘,我等了他太久了……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他……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埋在牡丹下面,让你死的好美好美……

  绿 翘:师父……绿翘不敢……绿翘真的不敢……你别过来……别过来……救命……救命啊!

  鱼玄机:这世间,弄花、赏花者众,而惜花、爱花者又有几个?如你我这样的女子,真倒不如将这灿烂春红……谢了去吧……

  虞姬:夫君,你若有怨,想要骂人,就多骂几声,心若有恨,想要打人,就打妾身吧……当日若不是妾身,夫君便不会放张良回去,今日妾身特地负荆请罪,请夫君原谅……

  项羽:夫人,你是孤的夫人,不是谋士,你何错之有,又何须负荆请罪。孤是这楚国的帝王,损兵折将,转胜为败之事都是孤的过错!刘邦何德何能!韩信与张良皆对他肝脑涂地!我不怨当日放走张良,只恨老天,老天待人不公!

  虞姬:唉……夫君,大势已去,真的无可挽回了吗?凭夫君的万夫不挡之勇,也难以冲杀出去了吗?

  虞姬:不!为妻要问的是为什么要恩将仇报,为什么背信弃义!为什么要帮着别人害自己的亲人!当初真不应该放他回去……

  项羽:不不不!当初放了他,如今却救了你!夫人!快骑上我的乌骓马,投奔你的义兄去吧!

  项羽:不,孤要你活着,只要你活着,孤才会去奋力求胜!只要你活着,我们或许还会有团聚之日,只要你活着, 孤就是做鬼……

  虞姬:不,夫君,不……夫君啊,为妻要是走了,谁为你整顿衣衫,为妻要是走了,谁为你温酒把盏,夫君厮杀回来时,又有谁为你洗去身上的汗迹,刀上的血痕啊!为妻求你了,让为妻同夫君死在一起吧!

  项羽【内心】:不……让她留下我便是害了她……我怎么能连累她与我一同葬身沙场……

  白少情:你的眼睛,虽然你蒙着黑纱……可是你的眼睛还是那么大,水灵灵的像会说话一样。

  方霓虹:谁要救你!司马繁杀死我夫君,是我亲眼所见。我发过誓,一定要为夫君报仇。

  方霓虹:你不知道?那她是自己过来找我的了。她说你当年为了讨花容月貌露,吃了不少苦头;还说若没有我相帮,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你、你这人,可真是处处有人为你牵肠挂肚。那位姑娘人很好,你……你可别让她像我一样命苦。

  白少情:我负了你……霓虹,只要你说一句,我从此都陪着你,用一生一世赎罪。

  方霓虹:我不会跟你走。我是司马夫人,我有多情林,还有瑞儿,司马天虽死,但他还是我的夫君。你负了我,他并没有负我。(沉浸过往娓娓道来,以至哽咽,白少情不忍出声)他要瑞儿把我当成亲娘,他教我剑法,陪我弹琴。知道我喜欢吃桂花糕,就派人把江南桂花坊的大师傅请回了多情林……他虽然年纪比较大,但他……他比你好……

  方霓虹:你要答应我,不管你学了天下第一奇功也好,做了天下第一高手也好,我教你的华山剑法一招也不能忘记。你答应我,永远不忘记我教你的剑法。

  方霓虹:(哽咽)情,就是纵然那人十恶不赦、害尽苍生,我也要想着他,护着他,帮着他。

  仙人:【厉声叫唤】九尾,你妄动凡心,恋上凡人,且为留恋人间而擅改飞升之限,你可知你已犯下大错!

  九尾:九尾爱上人类,罪责不可饶恕,【卑微恳切】但念在他……念在他开始并不知情……

  仙人:【正气肃然】与异族相恋,且在知情之后不知悔改,其罪难免!今罚他堕入轮回,受九世轮回之苦,历九世永灾之劫……

  九尾:【低喃】九世……【略停顿,恳求哀婉】他每轮回一世,我愿自断一尾,自灭一识,压于石塔之下,只求减少他所受之苦,所历之事。

  旁白:五百年过去了,五百年对于曾经敛性苦修的九尾而言不过一瞬之息,然而对于此时身处阿鼻地域的九尾,是受尽磨难的五百年。

  (铁链枷锁声,阴森恐怖的氛围= =阿鼻地域ORZ,后期大人尽情发挥吧,星星眼)

  九尾:【苦涩呢喃】第一世,他忠勇无敌却遇昏聩帝君,战死沙场而无马革裹尸;第二世,

  他居高庙堂却值奸佞当道,一世忠烈而被污叛国;【凄楚的哀哀诉说】第三世,他生来重疾又逢血亲不厚,一生病苦而无人探病榻;第四世,他出身显赫而带一身重则,一世操劳终至憔悴致死,第五世……

  仙人:【打断】够了,九尾。早便告知过你,那人会受尽人世苦楚!你又何苦去探他每一世的灾劫。

  九尾:【坚持】九尾毁尽修行,只盼护他无事!【转哽咽,痛楚 带悲愤】只不过耗下这八识八尾的代价,他却未能因此少受苦楚!

  九尾:【苦楚的执着】九尾不敢,自毁修行是心甘情愿,下一世……九尾仍愿如此……(心理)(苍凉苦涩)八尾换八世相思,最后一尾……代表着……(一字一顿的说)情识

  千草: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答应了我要永远陪着我,你果然不会骗我,虽然迟了那么久,不过,你是不会骗我吧

  白素:【痛苦】求求你,救救我的妻子,千草,只有你能救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发誓,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骗你.

  千草:白素,你不要自责了,我……我当然会帮你,这千年来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也是我唯一喜欢的人

  千草:不过你不要误会,我……我也只是把你当成哥哥来看,如今,哥哥有难,我又怎会袖手旁观呢

  千草:白素,这一次,我不会再要求你陪着我,你答应我,今后好好的过日子,好好的疼爱你的妻子

  千草:你闭上眼睛,我把仙草给你,等你睁开眼睛时,你就可以拿着它救你的妻子了

  亦休:“妖孽,真是胆大包天,我念你千年修得金身不易,让你三分所以不愿露面,你真当我怕了你不成?赶快交出紫印纹章!随我回镇野【ye 三声】寺领罪!”

  妙嫣:“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吃了这忆魂丹,否则,我便毁了紫印纹章!”

  妙嫣:“亦休,你不敢吃这忆魂丹,是怕记起从前的事,动摇了你的向佛之心么?”

  亦休:“是不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你不提,我是真的忘了。虽带着记忆托生,每一世却不过是沙与海,木鱼与佛珠,菩提与香炉。”

  妙嫣:“不会的、不会……你明明那么爱我,你说宁可跟我一起死……我在地府等了你那么多年!”

  亦休:“当年你死在我面前,我本来想随你而去,却突然看透了爱恨生死,出家为僧。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妙嫣:“原来我执着了千年想要寻找的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你只是突然间堪破了?放下了一切?不!不可能!”

  妙嫣:“亦休,当年我自尽而死,手上还有杀孽,却没有成为怨魂,反倒得了金身?以你的慧根,却修了九世,还是无法成佛?亦休,你骗骗其他人还行,又如何骗我?你花千年来渡化我,如今好不容易再见,又何苦装得这样绝情?”

  亦休:“妙嫣啊妙嫣,我生生世世,长跪不起,画地为牢,念佛诵经。可是依然改不了你的本性,依旧火爆脾气,就像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你,改变不了我还在爱你的事实。你我一个苦苦寻了千年,一个苦苦守了千年,够了,已经够了。”

  太平:不!母亲,他本来有着比谁都充足的活下去的理由,是我,是我的到来为他的生活带来了长达五年的噩梦。比这更可悲的是您亲手制造了这一切,而我却一厢情愿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他一生中拥有的最甜蜜的礼物。五年!整整五年,母后大人,您在使他忍受折磨的同时让自己的女儿也饱经屈辱

  武则天:因为我爱你!因为作为母亲,我不想看到女儿因过早地失去爱情而悲哀!

  太平:可是您却剥夺了他人的爱情,甚至性命!也蒙骗了自己女儿第一次的真诚感情!母亲,您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武则天[激动]:太平,我如果没有感情就不会容忍你丈夫竟敢用一个佣人的尸体充当慧娘,明目张胆地欺骗我的眼睛;如果没有感情就不会容忍他一生下来就已经成为罪犯的儿子充当你的什么义子;如果没有感情就不会容忍他的妹妹在长安的一个角落里,用最恶毒的词语诅咒自己的皇后!感情?我想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我对你太有感情,太想满足你的心愿……所以,请你不要这样对我讲话,你毕竟还是我的女儿!

  太平:如果做您的女儿就意味着上缴自己的命运,甚至宝贵的爱情,那我宁愿不做您的女儿!

  武则天:太平,我已经为你的幸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结果不尽如人意,只得怪人生无常,你和他没有缘分…,(武则天坐定)。我始终遵循着一个母亲最简单的逻辑,你爱上了一个人,我帮你找到他,你要嫁给他,我让他娶你。在满足女儿心愿上,我与天下其他母亲无异。唯一的区别是,我有能力做得更有效率。…

  太平:什么样的效率?多么可怕呀!(悲伤地)我的母亲在用权力表达对我的爱,这是~种什么样的爱?!您赋予我的爱是残忍的、血淋淋的爱情!